周某人论坛

《走近科学》停播 我们很怀念它

发布日期:2019-10-17 11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作为中国大型科普栏目,《走近科学》曾是20年前最风光牛气的节目,不但一出道就霸占cctv1、cctv10晚间黄金档的C位,而且还会每日洗脑轮播,但凡家里有电视的,绝对都看过《走近科学》。

  在几十年后,这位老朋友停播告别时,观众们的画风不只是依依惜别,还有人们对《走近科学》中,那些剧情悬疑、真相“浪漫”剧集的吐槽型狂欢。

  比如无锡孟村附近新建变电站后,村民发现整个村子居然都被高压电覆盖了:用电笔测量,沙发、水泥、甚至空气都显示有200v高压电,一时间许多村民都出现了头晕恶心的症状:事态严重,恐慌蔓延,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视,在派出十几位专家+高精尖装备+9家媒体进行调查报道后,发现真相原来是:村民测电的电笔坏了,误报电压。

  简单来说,《走近科学》的本质,是部超级硬核的国产浪漫连续剧,在全国各省、区、市100多个销售档口年销售鲜活农,当别人都在讲人猿泰山的时候,《走近科学》却在讲

  救只黄鼠狼,都知道拜年上门送只鸡,但河南老李好心救了只濒死猕猴后,猴子却恩将仇报,开始屠杀老李家的鸡。对此老李一头雾水,他不懂为啥猴子明明不吃鸡,还要疯狂杀鸡。难道它残疾后,变成了有心理问题的病娇猴?但请来野生猕猴训导员进行跟踪观察后,专家发现这猕猴杀鸡的真相,竟是它在向老李报恩。

  原来开养鸡场的老李,为了给患癌父亲补身体,前段时间经常杀鸡,蔡英文大展身手下厨炒菜 陪家人围炉!而这一切都被模仿能力超强的猴子看在了眼里。打那时起,猴子便开始疯狂杀鸡,认为这是给老李减少工作量,是积功德。

  老李知道后愣是被气笑,但又不忍心把它送走,于是便用绳子拴住了它的手,限制了猴儿的活动范围。

  自打看到霸王猴被拴起来制裁后,便每天都有扬眉吐气的鸡,故意在猴子面前炫耀自己的自由身,但只要不小心误入猴子活动领地半步,就会立刻被光速斩杀最终老李鸡场的三四百只鸡,只剩下了只高冷木讷的大黑公鸡。

  鸡场破产,老李忍无可忍,决心要将猕猴送走。但在临别前夜,一件小事却让老李改变心意,发誓哪怕饿死,他也要照顾这混蛋猕猴一辈子老李父亲病重去世,他蹲在家门口悲痛万分,却不敢大声哭出来让家人担心时,只有猕猴走过去,抱着他的脸颊抚摸安慰,擦干了老李眼角苦涩的泪珠。

  月光下,孤苦的男人和残疾的猴,成为了彼此生活最低谷时,相依为命的挚友,为了这份浪漫的友谊,鸡场倒闭似乎也不算什么。

  初中被迫辍学后,他就冲去当地最苦的机械厂干活,只为没人时,能偷用工厂机器凭借想象造飞机零件,攒出台属于自己的直升机。但徐斌耗费心血制造、搭载二手摩托发动机的自研直升机,首次试飞就惨遭滑铁卢,哪怕死蹬油门到底,也只能离地几厘米。

  但众人的嘲笑声中徐斌并没有就此放弃,自知技术有限,他便开始查“这世上最简陋的飞机是哪种”,按照死亡率从低到高的顺序,他锁定了安全系数最高的旋翼机,这种小飞机装置简易,叶片没有发动机,全靠风车原理就能在天空晃晃悠悠闲逛,飞不了多高,但也足够满足徐斌的浪漫飞行梦。

  为了能上天,这次徐斌造飞机时不但查阅大量航空资料,确保每一个零件重量、比例都符合科学数据,最牛的是他为了测试飞机的稳定性,身无分文的情况下,竟完成了造价百万的风洞实验。

  风洞实验就是在室内制造出飞行气流,让飞机能一边原地飞行,一边记录珍贵的飞行真实机械数据,国内只有专业的航天实验室,才有风洞实验的配套设备。但徐斌用一辆拖拉机,完成了世界首次露天风洞实验,颠覆了航天专家对技术的想象力。

  他把飞机栓在拖拉机斗里,通过控制车速来控制风速,测试不同风力环境下飞机的稳定性,并且通过操控体感,不断对飞机结构进行优化。

  但即便如此竭尽全力,正式试飞那天,徐斌的飞机还是检查出了致命伤。虽然数据没有计算失误,但因为手工制作必然存在精度误差,所以机尾过沉,重心整体严重偏后,一旦飞行,必然会在空中翻机。

  此时飞机已经彻底完工没有修改余地,正当专家也给这架自制旋翼机判死刑时,徐斌却咬牙往机头绑了两块配重砖头,不顾阻拦用生命向蓝天发起了冲锋。当徐斌成功起飞,稳稳当当在天空自由驰骋的那一刻,所有嘲笑过徐斌、本打算来看笑话的村民,此刻都集体为他欢呼鼓掌、呐喊狂奔了起来。

  记录第一视角飞行影像的,是一个绑在木棍上充当航拍摄影机的二手DV。在一无所有也要冲向天际探索未知的极致浪漫下,人类无聊生活里的烂事,不过是浮云一朵罢了。

  兽医陈光荣做过最浪漫的事,是自家又丑又胖的母猪逆袭上位,与健美的匪帮野猪喜结连理,共同诞下抗病力更强的新型猪种,开辟了猪类养殖的新篇章。

  但猪猪间的爱情却并不顺利,和《恶作剧之吻》剧情一模一样,起初野猪伴郎团们就像江直树看不上袁湘琴一样,哪怕被捆住也要拼死逃回山林,绝不靠近发情母猪半步。别人都劝老陈给野猪强制取精配种,但老陈却强调自己是要让家野两猪自由恋爱,经过自然法则筛选,才能生出更健康的新型小猪。

  于是开明的老陈不但放野猪归山,还在深山开了两亩荒地种苞米给野猪当食堂,完事还亲自盖了豪华猪圈,希望用“回家的诱惑”,勾引野猪一步步走进母猪的怀抱。但意外的是,当野猪像江直树那样,渐渐习惯身边有一只烦人但又贤惠温柔的母猪,开始主动示好时,告白被拒的老母猪,却像袁湘琴一样闹起了脾气。

  它们每天千方百计溜回家躲避野猪的视线,甚至主动邀请阿金公家猪戏水,也不搭理野猪半句话老陈情急之下想了个狠招,他愣是给母猪戴上了眼罩,请村民们把母猪扛上山,这样母猪便会因为不认路被困山顶,为了不打扰它们的恋爱,老陈给母猪装上定位芯片后,便立刻告辞。

  母猪毕竟是家猪,没什么野外生存经验。在老陈离开后,迫于生存,只得和野猪冰释前嫌。在野猪的教学下,它们学会了如何喝泉水、吃野果。

  时间久了,家野两派猪的感情逐渐升温,在某个温情夜晚,他们一吻定情,并进行了DNA互换,修成正果,生下来一窝抗病能力超强,繁殖速度极快的金猪宝宝。

  打那后老陈的家野猪混养法,便成了方圆千里猪农的致富经。面对如此感人的偶像猪爱情,请记住:这不是什么农业科普节目,这就是猪版的浪漫《恶作剧之吻》。

  自打2010年后,因为营销号带节奏,《走近科学》便被一些媒体点名批评成“故弄玄虚”“荒诞”“把科普搞成鬼故事”。

  打那以后,《走近科学》里的浪漫选题,便成了绝唱。你再也见不到花40分钟,和你研究用什么木材的钻头和钻板,才能提高钻木取火效率的复古派浪漫选题;也不可能再看到,有人把提线木偶当儿子养,还教他如何写毛笔字,不但被列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,还和木偶儿子一起登上世博会表演的魔幻浪漫情节;也不可能再会有人为了打出绚烂铁花,而请长假隐居深山拜师学艺,终于明白怎么把铁水扬起来,才能避免烫伤打造出真正“铁树花开”的奇景。

  在舆论施压下,《走近科学》不再有趣味故事打底,取而代之的是冷冰冰的硬菜科普,虽然看起来格调高了,但是人情味却少了,枯燥到让人根本看不下去。最终,在无数次收到收视率黄牌警告却毫无改变后,央视终于放弃了对《走近科学》的无意义抢救,让它有尊严地结束生命,体面地和观众说再见。

  它陪伴了我们从小孩变成大人,用浪漫和趣味,点燃了我们对科学的好奇心,但如今它被停播,被打成“收视率反面典型”,遗憾的是,未来几年甚至几十年间,中国都不会再有效仿《走近科学》这样的浪漫的科普节目。

Power by DedeCms